菲律宾申博sunbet菲律宾申博sunbet

主页 > 名家论剑 >工商时报社论政策失当经费失衡亟待检讨改革

工商时报社论政策失当经费失衡亟待检讨改革

2020-01-14 名家论剑 171 views 971

工商时报22日社论全文如下: 
  
 为促进农村永续发展及农村活化再生,立法院于2年前三读通过「农村再生条例」,并责成主管机关应设置规模达1,500亿元的「农村再生基金」。但根据立院预算中心最新的研究报告指出,此一主要由农委会水土保持局负责执行推动的「农村再生计画」,从民国96年「农村再生条例」尚未立法前就启动的公共政策,迄今已花费了118亿余元,然而大多数的经费却都投放于农村景观建设的「拉皮」工程,不只无法符合农村活化再生的政策目标及农村生计的实际需求,反因过度强调「农村再造」开发,导致农地消失的后遗症。 

 该报告具体指出,政府为落实「农村再生条例」,每年编列鉅额预算以活化4千个农渔村社区,原意是希望加强农业产业结构改善,以提高青年返乡务农意愿。但实际投入农村产业活化的经费,仅占「农村再生计画」总金额的2.26%。其中绝大多数的经费则是用于执行农村建设工程和景观绿美化等农村门面的整修工作。 

 关于「农村再生计画」的执行情形和经费投注比率,出现与原政策设定目标之间的巨大落差现象,固然令人感慨政府的经费预算并没有真正用在刀口上。但细究起来会出现如此大的偏差其实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而且也绝非只是唯一的孤例,準确来讲乃是行政体系各部会的通病。 

 检讨农委会水保局以充裕的经费执行「农村再生计画」而却出现重大偏差,主要因为水保局的设置原本就是以在河川上游透过工程施作进行水土保持为主要任务,因此其人员专长及组织决策思维自然也就以工程导向为主。执行农村再生活化所需要的软思维和巧实力并非原水保局主管官员的专长,从而在实际推动时偏重农村景观绿美化等「形象工程」,也就不足为奇了。更何况各行政机关的通病就是宁可把经费投注在可以立竿见影可以看到政绩的硬体有形建设,相形之下想要吸引青年返乡务农所需要投注的「筑巢引凤」软体有利环境,由于无法马上看到绩效,自然难以成为优先施政项目。 

 针对这样的偏差现象,立院预算中心指出过去10年来中央政府总预算农业支出总计高达9,535亿余元,但却多以奖补助费的方式,并无助于提升农业产值和农家所得。其中如对农地休耕补助及转作奖励已经投入1,300余亿元,除了出现大量假农民坐领休耕补助金等流弊之外,却无助于耕地的利用,到头来只是形成国家财政的沉重负担,同时对于粮食的自给率也有负面影响。 

 在事证俱在的情况下,立院预算中心除了强调当前政府的农业政策和经费配置有全面检讨的必要之外,更针对性的建议政府推动「农村再生计画」,不可沦为偏重硬体建设的农村「拉皮」,而应着重于改善农业产业结构、推动地方产业等,并发展结合生产、生活与生态「三生一体」的地方农村产业,才能吸引青年返乡务农。同时,针对我国农业人口所呈现的高龄化与人口流失趋势,可能使农业人力出现「断层危机」,则建议应参採同样面临老农现象严重化的日本所推动的「新农计画」,以提拨「务实奖励金」的方式,吸引鼓励新农投入农业生产行列。无疑的,这种有条件的奖励给付模式,相较于目前农委会消极的发放休耕补助金却只会造成耕地荒废及假农民坐享其成的种种偏失,其实才是真正能够促进农业永续发展,及让农村得以活化再生的正确途径。 

 综而观之,过往10多年来,为挽救日渐老化、凋弊及没落的农村与农业,政府投注的经费预算不可谓不多。但实际执行的结果,台湾的「三农」问题不只未见改善反而益形恶化。除了有必要把握农委会即将组织再造改为农业部的契机,通盘检讨农业政策与经费配置之外,扩而言之,政府预算近10年来增加最多的教育支出和社福支出,同样也有政策失当与经费配置失衡的问题,以致过量的大学和硕博士毕业生反而製造更多的失业问题,失衡的社福支出则出现既患寡更患不均的社会内部对立现象。凡此种种,虽然是因多年来民粹立法与执行偏差所致,但后果却必需由当前的执政者承担与改革,马政府任重而道远却又是责无旁贷。

上一篇: 下一篇: